温柔两刀
阿汪你是不是饿了?

2017-04-04 09:29

分享
分享
易笑
大哥你的车很可爱啊

2017-04-04 09:26

分享
分享
温柔两刀
卧槽,我不信

2017-04-04 09:24

分享
分享
开心果

  在9月底宣布火星表面发现液态水活动的强有力证据后,10月8日NASA公布了一份35页的报告《火星之旅:太空探索下一阶段的先锋》,重申在2030年代将人类送上火星。

  但是宇航局报告里没有给出载人火星项目所需的具体成本,这五年来NASA一直在不断讨论这个计划似乎成了惯例。

  本周早些时候,在美国国会山举办的一场太空运输协会的午餐会上,宇航局副局长罗伯特·莱·特福特(Robert Lightfoot)声明宇航局可以在不增加当前预算的情况下完成载人火星项目。这可能是美国国会最希望听到的,目前国会每年拨给NASA用于载人项目的预算在80亿美元左右,而且不愿再增加预算。但这也意味着,NASA不会很快前往火星。

  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对NASA这个预算方案进行过仔细研究,并在2014年的报告中给出结论:以目前持平或通货膨胀调整后的预算,NASA是没有办法完成登陆火星的。但据宇航局女发言人称,在国会山的午餐会上,莱特福特说,NASA不得不用阿波罗登月十分之一的预算完成送人类上火星的壮举。

  在演讲后,莱特福特比较了阿波罗登月和目前宇航局的预算。在阿波罗登月时期,宇航局的预算占美国联邦总预算的4%,但今天只有0.4%。NASA的媒体负责人劳伦·沃利(Lauren Worley)称:“我们打算在现有的预算水平下进行我们雄心勃勃的登火计划,并在经济增长时适度增加预算。”

  但是《火星之旅》报告里没有任何载人火星项目的具体预算,这让国会议员们非常不满。

  在周五众议院举行的NASA载人深空探索的听证会上,众议院科学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拉玛尔·史密斯(Lamar Smith)批评NASA的载人火星报告:“遗憾的是,这个方案没有任何预算内容,没有时间表,没有期限,尽是些漂亮的图片和动听的话,这些……是不可能让我们到达火星的。”另一位共和党议员更加直言不讳:“我们甚至没有一个预算案?这样就去火星太疯狂了。”

  在给出以目前预算无法前往火星的结论后,国家研究委员会列举了几个原因:研发前往火星的硬件设备成本很高,使用频率不高会让成本居高不下;而使用频率不高会让政府预算部门不知道NASA在做什么,也让宇航局员工很难参与进来;另外,跨多届总统持续执行一个项目也是问题。

  国家研究委员会的报告称:以NASA目前载人航天项目的预算,加上通货膨胀,从现在到2040年,宇航局在载人火星项目上总共只有1000亿美元的预算。没有详尽的项目预算,比如火箭种类,飞船等,要算出送宇航员登陆火星的具体开支是不可能的。但据业内人士透露,使用宇航局目前的办法,完成登陆火星大概需要2000亿到4000亿美元。

  艰巨的任务

  去年,前印第安纳州州长,现任普渡大学校长米奇·丹尼尔斯(Mitch Daniels)领导了国家研究委员会对NASA载人火星方案的研究报告编写。他称在调研和编写报告时,NASA的方案能够将人类送往火星是难以置信和让人生畏的,无论工程上还是政治上。他说:“如果我们想要成功,国家的做法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我不认为大多数像我这样的爱好者能明白载人登陆火星的挑战有多大。”

  马克·阿尔布雷希特(Mark Albrecht),上世纪布什政府时期的太空政策顾问,在1990年曾试图让NASA展开送宇航员前往火星的项目进程,但努力最终失败,因为NASA提交了一份报告称将人类送上火星需要当时宇航局预算的三倍才能实现。

  阿尔布雷希特说:“现在NASA每年有超过180亿美元的总预算,这些资金足够宇航局实现载人火星任务了,但是这些资金目前花在很多项目上,不单单载人航天。在宇航局制定预算时,有数十亿美元投放在空间科学,地球科学,航天技术研发与科普教育上,这些投资都是值得的。但如果NASA开始确定核心目标是登陆火星,并把所有资源都投放到这里,那么宇航局完全可以在2030年前实现载人火星登陆。”

  不过NASA的领导层担心一旦将所有资源都投放到载人深空项目上,下一任总统可能会取消登陆火星计划。如果那样,NASA将会一无所有。对宇航局的领导层来说,确保NASA的存在与可持续发展是他们最优先考虑的。

  需要强有力的领导者

  打破这一模式需要强大且坚定的总统领导,比如肯尼迪总统,他推动力了宇航局载人登月项目的实现。

  几年前,肯尼迪图书馆公布了1962年肯尼迪总统与宇航局的谈话录音,时间在他发表著名的“我们要去月球”演讲之后一个月。肯尼迪在谈话中对当时的宇航局局长詹姆斯·韦伯强调,首要目标是安全地将宇航员送往月球并返回。

  韦伯回答说:“阿波罗任务有很多科学项目参与。如果阿波罗仅仅是一次工程演练,科学界将会不满,而了解更多关于太空和其他科学领域的知识正是科学家们想要的。如果我出去说仅仅是为了送宇航员往返地球与月球,其他一切都必须让路,我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支持。”

  “谁?他们是谁?”肯尼迪问到。“那些聪明的人。”韦伯回答。肯尼迪没有接受,他说:”我们应该清楚首要目标,否则我们将不会花这些钱,我对太空不感兴趣。”

2017-04-04 09:20

分享
潇洒人生

  无人机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话题,各种各样的无人机目前是层出不穷。在美国某些区域的上空中,无人机可以惬意自由的合法飞行,只要你有许可证。但是有一些区域,这里是无人机的禁区,不过依然有不少无人机爱好者并不在乎这些警告,依然我行我素想让自己的无人机在这些禁区里飞行。

  位于芝加哥的SkyPan国际公司之前就中招了,美国联邦航空局在6日宣布,以违规操作无人机妨害空域安全为由,拟对SkyPan国际公司开出金额190万美元的创纪录罚款。

  既然有不听劝告的侵入者,那么自然也会有相应的守护者。用激光击落无人机或者干扰无人机,伤害的都是无人机本身而已,但是背后那个操作者呢?

  当然,许多无人机的机主都抱着这样的心态,假如自己的无人机被截获或者击落了,那么我们大可以偷偷的逃之夭夭。但是现在,那些认为自己不会被发现的无人机机主们千万不要再抱有侥幸的心理了,美国联邦航空局宣布,他们目前正在开发一项新的测试技术,他们可以根据无人机追踪发现机主。

  这项技术将主要应用在机场附近,有了这项测试技术,工作人员就可以在5英里半径范围内,通过跟踪操作无人驾驶飞机所发出的无线电信号找到隐藏在某个神秘的地方操作无人机的机主。是的,你还想学德玛西亚躲在草丛里?呵呵,这招看来已经行不通了。

  要知道机场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虽然说无人机非常小,重量轻,但是一旦和飞机发生碰撞,造成飞机驾驶舱挡风玻璃破损或者被吸入了飞机引擎里,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鸟类撞击飞机而导致的悲剧,难道我们见得还少吗?

  当然,虽然目前限制无人机的条条框框非常的多,但是只要我们合理的开发和使用无人机,它将成为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和娱乐设备,要知道美国宇航局正在计划让无人机去探索月球和探索火星。其实我们大可以在一些合法里地方,让无人机自由的飞翔,这绝对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既然有无人机的禁飞区域,那么我们就应该遵守,我们何必去干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呢。

2017-04-04 09:18

分享
顶部 收藏 首页